str2

7185管加婆921影视论坛香港马会开奖结果|六合资料|香港马会六和合彩资料|特码预测|特码资料|特码内幕|内部号码|特码直播

资讯排行

推荐阅读

他点醒武则天 将当朝宰相明升暗降

2018-09-05 15:59

  原标题:他点醒武则天 将当朝宰相明升暗降 692 年,武曌天下牲畜及捞捕鱼虾的行为。但是

  692 年,武曌天下牲畜及捞捕鱼虾的行为。但是右拾遗张德家刚刚生了个大胖小子,全家人正在一片喜悦之中,考虑到无肉不欢,在宴请庆祝时就偷偷杀了一只羊来款待大家。

  赴宴的人中,就有这位杜肃怀,他乘张家人没注意,悄悄往怀里揣了一块肉,回家当晚就写了一份奏表,张德违逆圣旨私自开荤。第二天上朝谈完正事,女皇突然开口了:“张德啊,听说你家刚生了个男孩,我也很替你高兴呀。”都说陛下消息灵通,果然名不虚传。张德赶忙叩拜,感谢女皇陛下的祝福。只听女皇又问:“那你是从哪弄的羊肉啊?”

  张德闻言顿时汗流浃背,他已然明确,自己昨晚杀羊待客的事情被某个人捅了出去。抗旨不遵,这搞不好可是杀身灭族的大祸!想到这里,张德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他立刻使劲叩头,连声,只希望女皇大发慈悲,办了自己,就不要家里人了。殿上传来了武曌爽朗的笑声:“朕严禁天下屠宰,但婚丧喜事并不在此内。只是,爱卿从今往后再请客时,应该认真挑选一下人选才是。”笑声未毕,杜肃怀熬夜赶制的书信已经被传示在朝群臣。杜肃怀这下偷鸡不成反蚀把米,引发了,“举朝欲唾其面”。

  要说请客吃饭后却背后中枪的,古往今来,张德并非是唯一的一个,但他很幸运地并未因此丢掉工作,倒是者得到了应有的。由此可见,武曌也并非是传闻中不分、一言不合就的狂魔,她事实上也极为反感那些与者。她自以来就大力鼓励举报的行为,引导全国上下互相揭短,其实恰恰证明了皇座上的这个人内心深处的不自信。因为并不自信而极度,因为极度而肆意,这便是武曌连续不断朝臣的。的下的往往是一个心虚的人。

  节操什么的都不要不要了,为把官做大都不要不要不要了,朝政再黑,我只当看不见,只要不妨碍挣钱。这句话在武周朝的默派众那里绝非是个调侃,而是的现实。特别在狄仁杰、魏元忠走后,昔日的臣派出现了完全默派化的迹象,那真是一天不如一天,一阵不如一阵,一会儿不如一会儿了。唯一苦苦支撑着局面,不让臣派彻底,也不让武家人的人,是李昭德。

  天授二年(691 年)到长寿元年(692 年)这段时间可以说是武承嗣的迅速增长期。他广收朝中大臣为,又与来俊臣领导的酷派结成了全方位战略合作伙伴,将狄仁杰等不肯依附于己的宰相成功赶出了京城,使李家人受到了沉重打击。眼见着连宰相级别的都整进了流放贬谪,于是很多本对李家抱有同情心的大臣都认定皇嗣已经不了多久了,的,沉寂的沉寂,李旦就此迎来了最为危急的时刻。

  然而就在这个紧要关头,有些得意忘形的武承嗣终于露出了破绽,他犯了一个几乎所有人都会犯的致命错误——专断。

  还没断气就被人提前架空什么的是最讨厌的了。这是所有至高无上的大领导都无法的一件事。所以有很多继位者都是倒在了这道上,而武承嗣则是下一个。

  为了攫取那天下间至高的,武曌付出了太多,了太多,所以要让她老人家将手中的拱手相让,实在是难为她了。因此女皇比她之前的男同行们更加看重,对的依赖也更加严重。虽说此时的武曌人到暮年,杀气已经没有那么重,虽说她跟自己侄儿间的感情很好,但如果有人敢于触动她的,就算是亲生也没得商量!了帝王心术的李昭德的反击正是借此作为基础展开的。

  “魏王武承嗣的太大了。”趁着一次与女皇单独议事,气氛融洽的机会,李昭德不失时机地抛出了这句十分的话。武曌先是一愣,然后表情迅即恢复了自然,只听她缓缓地答道:“那是我的侄儿,所以,我才会把他当成。”

  女皇的这一回答完全在李昭德的意料之中,于是他从容回复道:“侄儿之于姑姑的亲情怎能与父子相比?当儿子的还经常出现弑父的事情,更何况这只是个侄儿呢!”见到女皇陛下的笑容僵在了脸上,李昭德知道自己的话产生效果了。那就再加一把劲儿,完成致命的一击吧!

  “如今,武承嗣作为陛下的侄儿,被封为亲王,还当着宰相,他的已与陛下相当,臣担心这么下去,恐怕陛下不能长久地稳坐皇位了!”武曌被李昭德的话了,不由得一凛,想起武承嗣平日里在朝中威风八面的样子,女皇的内心再也无法平静下来,现在自己已经老了,他若有意发动,逼自己退位,那自己必死无疑。

  不能再他指手画脚了,不然自己的将比当年的李渊更惨!长寿元年(692 年)七月十五日,女皇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宣布对朝中的人员任命状况予以适当调整变动。在这次变动中,原文昌左相(即尚书左仆射、从二品)、同凤阁鸾台三品武承嗣被提升为特进(正二品,一说武曌改命其为太子少保);原纳言(即侍中、正三品)武攸宁被调岗到了冬官尚书的位子上(即工部尚书、正三品);这对堂兄弟与夏官尚书、同平章事杨执柔一道被解除了兼任的宰相职务。

  与之相应的是,秋官侍郎崔元综升为鸾台侍郎;夏官侍郎李昭德改任凤阁侍郎;检校天官侍郎姚璹为文昌左丞;检校地官侍郎李元素为文昌右丞;营缮大匠王璿为夏官尚书,这几位与司宾卿崔神基一起以同平章事的身份,兼任宰相,组成了新的宰相班子。

  那个特进,级别待遇的确非常之高,但是属于文散官的序列,毫无实权(唐代之官有散官及职事官之别,散官定班位,后者定职守),现下陛下只给了武承嗣的待遇级别,却没安排具体执掌,捧杀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而那几个新宰相里又是清一色的非武氏集团人士,这一点更加凸显了女皇意在削弱武家势的用心。

  所以此消息一出,依附武家人的大臣纷纷缄口,转为观望,武承嗣的也正如武曌希望的那样因实权而与日俱减。

  姑妈的突然变脸让志在必得的武承嗣措手不及,在蒙圈了一段时间后,武承嗣终于打听清楚了那个背后从中作梗的人——李昭德。好啊!上次就是你坏了我的好事(即王庆之领衔的那次),这回又来?!不整垮你小子我就跟你一个姓!

  武承嗣决意立刻发起反击,他反击的手段同样是向女皇进言。趁着一次入宫问候姑妈的工夫,武承嗣在武曌面前说起了李昭德的,其大意是李昭德这人离间姑侄关系是,不可委以重任。武曌听完大侄子的话,是这样回答的:“自从我任用了李昭德,每天晚上才能真的睡上安稳觉,他这是代我操劳,你就不要多说了!”

  武承嗣由此感到受到了一万点以上的,只好暂时转为低调模式。女皇对武承嗣等人的渐渐疏远及对李昭德的非常器重极大地鼓舞了朝中的大臣们,部分朝臣打算乘着武承嗣陷入低谷的好机会解决一个让他们痛苦了多年的问题——问题。在这近十年间,武曌鼓励相互间,大力任用,致使朝中官员每次都会成批量地被流放乃至族灭。地方上因为受到而被诛杀的刺史、郎将以下人员则更是多到不可胜数。最厉害的时候,新任命一个官员,不出半个月,这人就或被或被杀掉。这使得整个文官集团长期心惊胆战,不能好好投身于正常的工作之中。